• <small id="gm8cw"><samp id="gm8cw"></samp></small><label id="gm8cw"></label>
  • <wbr id="gm8cw"></wbr>
  • <tt id="gm8cw"></tt>
    <center id="gm8cw"><bdo id="gm8cw"></bdo></center>
    >
    >
    >
    2019年國際油價:震蕩行情蘊藏機遇

    2019年國際油價:震蕩行情蘊藏機遇

    【摘要】:
    2019年開年以來,國際油價一路震蕩上行,全球油氣上游發展整體利好。然而,受制于全球經濟增速放緩,“維也納聯盟”減產效果令人擔憂,中東、委內瑞拉等地區安全形勢不明朗,美元指數走強等不利因素,全球原油市場的不確定性風險加大,油價很有可能因突發事件而劇烈波動。2018年10月3日,布倫特油價創下86.29美元/桶的年內最高值后,開啟“暴跌模式”,最低跌至50美元/桶,也讓業內普遍對后市保持著較為悲觀的
    2019年開年以來,國際油價一路震蕩上行,全球油氣上游發展整體利好。然而,受制于全球經濟增速放緩,“維也納聯盟”減產效果令人擔憂,中東、委內瑞拉等地區安全形勢不明朗,美元指數走強等不利因素,全球原油市場的不確定性風險加大,油價很有可能因突發事件而劇烈波動。
    2018年10月3日,布倫特油價創下86.29美元/桶的年內最高值后,開啟“暴跌模式”,最低跌至50美元/桶,也讓業內普遍對后市保持著較為悲觀的預期。實際上,盡管2018年國際油價以暴跌收尾,也有為數不少的投資者在寬幅震蕩中損失慘重,但全年基準油價依然收獲了可觀的漲幅:布倫特均價71.69美元/桶,比上年上漲31%;WTI均價64.92美元/桶,漲幅也達到27.7%。此外,從目前的宏觀環境和行業形勢來看,2019年的油市行情并非毫無亮點,無論產業資本還是金融從業者,只要能抓住階段性的盈利機會,仍然可以從石油及其衍生品市場中獲得豐厚的回報。
     
    從2018年年底延續至2019年年初的階段性熊市行情,其觸發因素是多方面的。首先,美國原油產量規??焖贁U張、沙特等歐佩克主要產油國為避免伊核制裁造成局部供應中斷而集中增產后,供應從相對短缺變為相對過剩,商業庫存水平低位回升,使高位運行的油價失去了基本面的支撐。其次,中美貿易摩擦和美聯儲加息等因素疊加,全球金融市場的流動性和風險偏好在年底前急劇下降,導致各類風險資產價格普遍走低。原油作為大宗商品之王,在這一輪拋售潮中最先受到影響,甚至在恐慌情緒的裹挾下,12月底一度出現偏離基本面的跌幅。
     
    今年1月以來,隨著新一輪減產協議的逐步落實和金融市場風險偏好的回升,投資者情緒趨于穩定,風險資產價格普漲,明顯超跌的國際油價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修復,市場階段性底部基本確立,再度大幅下跌的可能性極小?;诋斍暗幕久嫘蝿莺徒鹑谑袌霏h境,預計2019年國際油價將保持寬幅震蕩走勢,布倫特均價較大概率位于63~73美元/桶區間內。
     
    全球宏觀經濟前景低迷,已成為石油行業內外的共識。美國減稅刺激力度減弱,GDP增速難以超過2.5%。中國經濟轉型換擋,債務壓力仍在化解過程中,增速6.1%的目標也需要以中美貿易關系的緩和為基礎。歐洲過去兩年的超預期增長帶來了較高的基數,而受汽車等制造業細分領域的拖累,增速可能下滑到1.7%左右。只有印度受益于美聯儲暫停加息以及年內總理選舉,樂觀情況下增速可能達到7.1%,成為少有的亮點。在這種情況下,石油需求增速放緩在所難免。初步預計,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比上一年增長130萬桶/日左右,顯著低于過去5年150萬桶/日的平均水平。
     
     
    與需求側的乏善可陳相比,供應側無疑能為油價提供更多的支撐。第一,美國因低油價和內陸管輸瓶頸,原油生產擴張動力明顯不足,預計前三季度產量都將維持在1200萬桶/日左右,直到四季度新管道投運后才會重新進入上升軌道,并于年底前達到1300萬桶/日。第二,加拿大艾伯塔省為提振低迷的重油價格,已宣布限產計劃,預計全年產量比上年減少10萬桶/日。第三,以沙特和俄羅斯為核心的“維也納聯盟”達成新一輪減產協議,產能將持續受到約束。第四,獲得減產豁免的伊朗、委內瑞拉遭受美國制裁困擾,利比亞Sharara油田控制權紛爭不休,產量難升易降。綜合各種因素,預計2019年全球石油供應比去年增長90萬桶/日,增幅收窄60%,使基本面大體保持緊平衡,經合組織國家和中國等非經合組織國家的石油庫存水平也將處于基本合理的范圍內。
     
    在供需基本面企穩向好的情況下,石油市場將出現一些階段性的獲利機會。例如,原油生產商可在油價低位企穩時,尋求并購海外優質油氣資產的機會。煉油企業可以抓住當前中東官價上漲、重油貼水收窄的時機,適度增加輕質低硫原油采購計劃量,為2020年即將生效的船用燃料油新規提前儲備低硫燃料油和柴油加工原料。美聯儲暫停加息后,金融市場風險偏好回升,金融投資者則可以嘗試關注伊朗和尼日利亞等產油國地緣政治動蕩前后的油價波動機會,參與衍生品市場博弈。
     
    當然,在此期間,仍需防范美聯儲貨幣政策收緊、“維也納聯盟”減產協議瓦解、中美貿易關系重新緊張、伊朗核制裁松動等可能導致油價超預期變化的市場風險。

    合作伙伴

    久热青青视频在线观看_久青草视频免费视频_青青热久免费精品视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