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学者阎学通:中国和美国有机会避免“模式争议”

时间:2019-02-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担心贸易摩擦向更多领域扩散

环球时报:目前,中国的国防非常严重。中国应如何应对这场意识形态的斗争?

阎学通:我认为特朗普仍处于发言阶段。特朗普在任职期间从韩国撤出所有美国军队的可能性非常小,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清华大学学者阎学通:中国和美国有机会避免“模式争议”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我们首先要问:美国为什么要退出这些地区?你为什么不愿意提供领导?美国的实力强于崛起的国家。如果美国无法为这些地区提供领导,那么取代美国的美国实力较弱的国家是否会更好?美国的退出必须归因于在一个地区提供领导所需的力量超越其现有的力量并且已经发挥了消极作用。当原始力量足够强大时,美国通过提供领导力获得了收入。在力量薄弱之后,它继续提供领导,收益低于成本,并且获得损失。此外,如果美国弱于我们,我们也可以考虑提供领导和有利可图的解决方案。但客观情况是,中国的实力弱于美国,美国现有的实力无法从提供领导力中受益。然后我们更不可能。也就是说,当中国在向周边地区提供领导之前未能为周边地区提供领导时,结果将是损失大于利益。如果中国想提升其国际地位,重点应放在如何提高我们在周边地区的领导地位上。在周边地区建立领导职位很困难。特别清楚的是,我们的经济增长放缓了。

环球时报:很多人都热衷于谈论中国和美国之间是否可以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你已经明确表示“我不同意中国和美国将脱离战争的观点”。你还坚持这种观点吗?

在冷战期间,苏联在美苏两极格局中失败了。其中一个核心原因是苏联国内政策存在严重问题。对我们的启示是,谁能赢得中美之间的竞争,取决于谁的国家政策更加成功,即国力的速度更快。冷战的经验是,大国依靠改变自己来改变世界。与美国和苏联的两极不同,中美关系现在处于全球化的环境中。国内和国际两大局势已经融为一体。因此,是否有可能制定符合全球化时代特殊性的内部和外部政策,与谁能使两极模式朝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有关?

从“地区安全共同体”开始抱团取暖

环球时报:“建立安全共同体:平等,公平和正义”是本次世界和平论坛的主题。您如何根据当今的世界形势了解论坛的主题? “安全社区”是什么意思?

阎学通:首先,如果中国和美国都提倡意识形态,这种“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仅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如果我们不推广“中国模式”,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意识形态争端带来的风险,因为“争论”要求双方同时采取行动。其次,特朗普本人在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时不希望与中国发生意识形态的斗争。目前,他的内阁成员对他进行“模范争议”。例如,当美国国务卿庞培最近在讲话中谈到非洲时,他说他应该教西方模式,即人权,法治和知识产权的概念,以便非洲的发展更接近“西方模式”而不是“中国模式”。 。当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海军学院发表讲话时,他也谈到了与中国的“模范争议”。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特朗普不承认中国和美国是“模范争端”之前,我们就有机会避免意识形态斗争成为中美战略竞争的核心内容。换句话说,当特朗普决心不支持内阁成员挑起的“中美模范争端”时,中国政府应该尽量避免意识形态的冲突。

环球时报:美国和朝鲜在新加坡的领导人之间的会晤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特朗普还提到有可能从美国撤出韩国。你怎么看待这种可能性?

阎学通:我认为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中国和美国之间仍然没有战争。或者说更长的话,中国和美国之间五年内不可能发生直接战争。根本原因在于核武器。核武器已经确定中国和美国都无法承受核战争的灾难,也不敢搞直接战争。即使朝鲜拥有核武器,美国也不敢对此发动战争。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已派国务院官员到台湾对台湾进行正式访问,并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一起参加活动和演讲。美国国会也通过了“台湾旅游法”。美国国务院已提出申请,要求海军陆战队成员到台湾守卫新近完成的“台湾美国协会”。这些迹象表明美国已恢复与台湾的官方关系和军事交流。这些问题比我今年的预测更严重,我认为它们将朝着更严肃的方向发展。

如果没有全球领导,就必须依靠地区大国来维护各自地区的安全,建立“地区安全共同体”。在古老的中国谚语中说:“哪个房子不扫,为什么要扫天下?”如果连东北亚社区都无法建成,那么建立东亚共同体就更不可能了,更不用说亚洲共同体了。因此,“建立社区”需要每个人从寻求一小部分共同利益出发。

阎学通:“安全社区”应分为两个概念性讨论:首先讨论所谓的“社区”,然后讨论所谓的“安全”。 “共同体”是指具有共同利益的国家通过使该集团变暖来共同维护共同利益。最早的“欧洲共同体”反映了一些欧洲国家的共同经济利益。冷战期间还建立了“东非共同体”。这个问题是谁与谁有共同利益,哪些国家在经济,安全和意识形态方面有共同利益。社区可以是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的内容,但必须基于共同的利益。客观地说,各国之间存在利益冲突。也就是说,当某些国家有共同利益时,它们与其他国家没有共同利益,甚至存在利益冲突。因此,在讨论“安全社区”时,我们设计的许多小组讨论都是对区域问题的讨论,甚至有些是次区域讨论。也就是说,从社区建设的角度来看,区域社区或次区域社区建设的成功率更高。

中国和美国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仍然很小。中美战略冲突可能更多地体现在其他形式上,贸易对抗和金融对抗也是可能的。至于代理人战争是否会发生,我不敢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

阎学通:我认为联系已经发生了,但联系的形式是我没想到的。这种联系的形式是美国首先将中美贸易逆差与朝鲜核问题联系起来。在朝鲜核问题之后,美国将贸易逆差与台湾问题联系起来。也就是说,朝鲜核问题与台湾之间的联系是:因为朝鲜核问题的缓和使台湾问题更加严重,不是因为朝鲜核危机的崛起导致了台湾问题的严重性。 。

阎学通:美国媒体称,未来美国的贸易政策将不再专注于维护WTO的国际贸易规则,而是寻求捍卫美国的主权。美国的做法正在影响现有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似乎希望彻底改变现有的多边贸易体系。很难预测贸易摩擦会如何演变。现在每个人都担心的是,贸易冲突会蔓延到投资领域,然后从投资领域扩散到金融领域,然后从金融领域扩展到其他领域。从目前的角度来看,它更有可能从贸易部门扩散到投资部门。由于许多商品的出口与外国投资和建设直接相关,因此有可能从贸易冲突转向投资冲突。它是否会继续传播到其他领域,我仍然无法判断它。

[环球时报记者李青青]编者按:“安全社区必须面对共同的威胁,共同的恐惧和共同的不确定性。”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兼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本月4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我打开了门,指出了几个可以概括当前的关键词。国际形势。 2018年上半年,国际安全形势依然严峻,“不确定性”日益显现。美国发起的贸易摩擦给世界带来了贸易恐怖主义。在此背景下,第七届世界和平论坛将于7月14日至15日在清华大学举行。世界和平论坛成立于2012年,是中国首个高级非官方国际安全论坛。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建立安全共同体:平等,公平和正义”。阎学通在采访中说,应首先建立“地区安全社区”。在谈到中美关系时,他认为中国有机会避免意识形态争端,成为中美战略竞争的核心内容。

环球时报:谈到美国和朝鲜之间的关系,你曾经说过,不排除将台湾海峡局势联系起来的核动荡的可能性。然后。随着朝鲜核问题的缓解,你是否坚持这一观点?在特朗普任期内,台湾问题会大大加剧吗?

环球时报: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不断升级。您如何预测情况会如何演变?

《环球时报》阎学通访谈:中国和美国有机会避免“模式争议”

中美没有爆发战争的可能

环球时报:当前美国政府所追求的“退出主义”和单边主义对世界秩序构成了巨大挑战。西方媒体认为,美国退出所带来的权力真空将为中国创造机会。你是否同意这种说法?

什么是“安全”? “安全”的定义不是威胁,没有恐惧,没有不确定性。 “安全社区”必须面对“共同的威胁,共同的恐惧和共同的不确定性”。在当今世界,在“世界领导”的情况下,不确定性越来越强烈。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正在上升,对不同国家的恐惧也不同。例如,就贸易制裁而言,人们担心美国的贸易顺差,而且不确定感也很大。与美国贸易逆差的国家不那么可怕,也不那么不确定。从这个意义上讲,恐惧是不同的。每个人面临的威胁都不同。中东的威胁是战争,东亚地区不是战争。特别是在美朝达成协议后,朝鲜核问题并不那么严重。与威胁不同,共同的安全利益是不同的,因此哪些国家可以形成“安全共同体”取决于它们是否具有共同的安全利益。

阎学通:从中美两国政府的政策来看,美国政府的不确定性已成为其基本特征。因此,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软实力”大幅下降,美国的领导地位也在下降。在大国战略竞争的中间,当领导国家的领导薄弱,不能在世界各地提供领导或退出某些领域而不再提供领导时,就会出现真空。但是,新兴大国或新兴大国应该注意而不是盲目进入这些领域是非常重要的。

阎学通:首先,国际格局有三种形式,单极格局,双极格局和多极格局。哪种模式对中国更有利?这取决于中国的实力状况。如果中国在所有三种模式中都是一个琐碎的国家,它对我们的影响不大。如果我们处于这三种形式的中间,我们都是一极。理想的一个当然是单极模式,因为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模式。如果它是双极模式,中国是极点之一,它明显优于多极模式中的极点,并且优于单极模式中的极点。所以现在我问中国面临的风险是否会增加。我认为,与美国主导的单极模式相比,中国是两极格局中的两极之一。这不是风险的增加,而是风险的降低。例如,在两极格局下,美国不会派飞机轰炸中国大使馆。在单极模式下,美国可以这样做。在两极格局下,美国不会派遣军舰封锁中国商船并登船,但在单极模式下也是如此。因此,从安全角度来看,中国在两极格局中的风险远低于美国主导的单极格局。如果形成中美两极格局,就表明中国的实力与美国的水平处于同一水平,这意味着中国可能会通过努力奋斗。如果是美国主导的单极格局,那就意味着中国和美国的实力不在同一水平,中国不能上升。因此,双极模式对中国有利。

环球时报:三年前,当你采访媒体时,你说,“目前,亚太地区的这一部分已经形成了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两极格局。但是,在全球范围内,它只是一个中美两极分化的过程。两极模式还没有形成。“你现在对这个话题有什么看法?”

友情链接